第四章  非法人組織

本章導言

本章確立了“非法人組織”的民事主體資格,即承認了在自然人、法人之外的第三類主體”。承認非法人組織的民事主體資格,既解決了民事實體法之間可能存在的矛盾,也解決了民事實體法與程序法之間存在的矛盾,是民事主體立法上的一大進步。本章共有條文7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的定義和類型,非法人組織成立的批準、登記;尤其明確了非法人組織與法人之間在財產責任方面的區別;規定了非法人組織對外代表的問題以及解散情形和清算責任。

第一百零二條  非法人組織是不具有法人資格,但是能夠依法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的組織。

非法人組織包括個人獨資企業、合伙企業、不具有法人資格的專業服務機構等。

釋義

本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的定義及類型。

一、非法人組織的意義

所謂非法人組織,是指雖不具有法人資格但可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的組織體。非法人組織作為一種組織體,在社會經濟生活中廣泛存在并發揮著重要作用,F代各國民法,基本都承認在自然人和法人之外還存在不具有法人資格但具有主體性的組織體,只是對其稱謂不同。

本條規定的重大意義就在于明確了非法人組織的民事主體地位。同時,由于非法人組織在經濟生活中數量龐大、范圍廣泛,對其立法定義不宜過于細膩,因此采行了概括加列舉的立法技術。

結合本章條文的規定,非法人組織須具備以下要件:(1)須為由多數人組成的人合組織體。非法人組織是由多數人組成的人合組織體,且這種組織體不是臨時的、松散的,而應設代表人或管理人,有自己的名稱、組織機構、組織規則,有進行業務活動的場所,即具有穩定性。(2)須具有自己的目的。非法人組織的目的可以是非經濟性的,例如發展科學研究、學術事業、文化、體育、藝術、慈善、宗教,等等;也可以是經濟性的,如以獲取經濟利益即以營利為目的。(3)須有自己的財產。非法人組織為實現其團體目的,從事經濟性或非經濟性活動,均須有一定的財產基礎。但該種財產不必須與其成員的財產截然分開而由非法人組織享有所有權。(4)須設代表人或管理人。代表人或管理人是非法人組織的機關。非法人組織為實現其目的對外實施民事法律行為,領由代表人或管理人為之。(5)須以團體的名義為法律行為。在對外為法律行為時,須以非法人組織的名義而不是以其成員個人的名義或以其他困體的名義。

二、非法人組織的類型

1.個人獨資企業,是指依《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獨資企業法》在中國境內設立,由一個自然人投資,財產為投資人個人所有,投資人以其個人財產對企業債務承擔無限責任的經營實體。

2.合伙企業,是指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設立的普通合伙企業與有限合伙企業。該法第2條第2款、第3款分別規定了普通合伙企業和有限合伙企業:“普通合伙企業由普通合伙人組成,合伙人對合伙企業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本法對普通合伙人承相責任的形式有特別規定的,從其規定。有限合伙企業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組成,普通合伙人對合伙企業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合伙企業債務承擔責任!

3.不具有法人資格的專業服務機構,其范圍極為廣泛,幾乎囊括所有的“第三產業”。

本條列舉了上述三種非法人組織后,需注意還有“等”字,意為不完全列舉!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52條規定可作為認定非法人組織的參照。

第一百零三條  非法人組織應當依照法律的規定登記。

設立非法人組織,法律、行政法規規定須經有關機關批準的,依照其規定。

釋義

本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的設立程序。

本法賦予非法人組織的民事主體資格,這是我國民事立法的極大進步。非法人組織在社會經濟生活中存在并以其名義進行民事活動,須具有公示性。因此非法人組織的設立,必須經過登記。一些特殊的非法人組織的設立還需要經過有關機關批準。合法性是非法人組織不可或缺的特征,而滿足非法人組織合法性的關鍵要件則是依法成立。從程序上看,設立非法人組織必須履行法定的核準登記手續或滿足其他合法要件,如企業須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的登記并取得營業執照,社會團體則須經民政部門核準登記并取得社會團體登記證等。從實體上看,非法人組織必須是法律允許成立的組織,其成立宗旨不得與法律、法規以及社會公共道德相抵觸。對非法人組織合法性要求的目的在于排除非法組織的存在。

對非法人組織設立的原則,各國立法基本上包括許可主義、登記主義或者自由主義。近半個世紀以來,登記主義成為一般要求,而未登記的非法人組織也大量存在。法律對非法人組織的態度越發變得寬容。我國立法區分非法人組織是否具有營利性并以此為依據規定其分屬于不同的登記機關:對于非營利性非法人組織特別是民間社團組織,我國推行設立許可與強制登記制度,對未經登記成立的非營利性非法人組織持明確的禁止與否認態度;對營利性非法人組織的設立,自2014年我國實行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后,所有法人和非法人組織的設立均采行登記主義原則,對未經登記而營業或擅自以企業名義經營的,屬非法經營,應當依法予以禁止或取締。

第一百零四條  非法人組織的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其出資人或者設立人承擔無限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釋義

本條是關于非法人組織債務承擔的規定。

非法人組織的償債能力與其財產密切相關。非法人組織具有相對獨立性,與設立人或出資人在人格上并非絕對獨立。該“相對性”尤其表現在其財產缺乏獨立性或獨立性較差。為了保證與非法人組織交往或交易的相對人利益,進而保證交易環境的安全,本法明確規定了非法人組織債務承擔的無限性和連帶性。

非法人組織的債務承擔應遵循以下規則:非法人組織對外清償債務時,基于其財產的相對獨立性,先以其享有處分權的財產清償債務,如若該部分財產足以清償,則不涉及其出資人或設立人;如若該部分財產不足以清償,則由出資人或設立人承擔無限責任。當出資人或設立人為二人以上時,承擔無限連帶責任。當然在其內部關系上,其中一人償還債務超過自己應當承擔的份額的,可向其他出資人或設立人追償。

關于非法人組織的債務承擔,還需注意的是,當同時存在非法人組織債務和非法人組織設立人、負責人或內部成員的個人債務,而非法人組織的相對獨立的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需要其設立人 等承擔無限責任時,對非法人組織的債權人與非法人組織成員個人債權人的保護顧序,應采行雙重優先原則,即非法人組織的債務應優先以非法人組織的財產予以清償;非法人組織成員個人的債務應優先以其個人財產予以清償;如非法人組織設立人、負責人或內部成員自愿以個人財產優先清償非法人組織債務的,須以不損害其個人債權人的利益為限。

第一百零五條  非法人組織可以確定一人或者數人代表該組織從事民事活動。

釋義

本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的代表人。

本法第102條的解釋中對非法人組織的特征進行了描述。非法人組織要進行民事活動,須設有內部管理事務和對外代表非法人組織進行交往的機構,并有進行活動的場所。非法人組織也須有自己的意思,以區別于其成員的個人意思,并通過其代表人或管理人將該意思以團體的名義對外表示,以便于對外交往或交易。因此,非法人組織的成員應有其內部分工。

非法人組織的成員基本上可以分為三類,即非法人組織機關成員、一般成員和準成員。其一是非法人組織的主要負責人,他是非法人組織的法定代表人。其二是非法人組織的一般成員,該一般成員與非法人組織機關成員并沒有隸屬關系,其地位是平等的,只是內部職位上的不同而已。其三是非法人組織的準成員,是指非法人組織的雇員或者工作人員,他們不是非法人組織的出資人或設立人。

本條規定顯然沒有區分非法人組織內部成員的性質,只要是非法人組織的成員,均可以非法人組織的名義代表非法人組織從事民事活動,且該民事活動的法律后果均由非法人組織承擔。

理解本條規定,尚需說明的還有非法人組織的雇員與非法人組織的責任關系問題。對于非法人組織而言,無論屬何種類型,組織雇員的相關責任最終都由非法人組織承擔。至于事后是否向雇員等準成員追償,或者組織財產不足以承擔相應責任時,是否應當追究準成員的連帶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的規定,對工作人員或雇員的外部連帶責任和內部責任的追究制度應當同時存在,缺一不可,因此雇主或雇員都可以成為賠償義務主體。

第一百零六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非法人組織解散:

(一)章程規定的存續期間屆滿或者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

由出現;

(二)出資人或者設立人決定解散;

(三)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

釋義

本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解散的情形。

一、非法人組織解散的情形

非法人組織在運行過程中,如出現法定或約定的解散事由,則應終止其主體資格。本條以列舉加概括的立法技術規定了非法人組織解散的情形。本條規定具有兩項功能,一是概括指引功能,二是剩余適用功能。在我國《個人獨資企業法》《合伙企業法》分別對其解散原因有具體規定的情況下,仍然適用其具體規定。對于不具有法人資格的專業機構等其他非法人組織,如果法律對其解散原因沒有具體規定,本條應直接適用。所以說本條規定具有對相關單行法規定的概括性功能,同時又對未規定具體解散事由的其他非法人組織的解散具有直接適用的功能。從本條規定來看,導致非法人組織解散的事由分為兩大類:一類是任意解散事由(又稱自愿解散事由),即基于出資人或者設立人的意愿預先設定解散情形或者適時決定解散,本條第1項和第2項分別規定了這兩種任意解散事由,其任意性體現在事由的自由決定和自由變更方面;另一類是非任意解散或稱強制解散事由,即非法人組織基于法律或者行政法規的規定,而非基于其出資人或者設立人本身的意愿而被迫解散,這類法定原因出現后,非法人組織可以主動依法宣布解散,否則就要基于主管機關的命令或者人民法院的裁定予以強制解散,本條第3項實際上就是概括性地規定了非任意解散事由。

我國現行《合伙企業法》第85條第1至3項規定了合伙企業的解散事由;《個人獨資企業法》第26條第1至2項規定了個人獨資企業的解散事由;《合伙企業法》第85條第4至7項規定了合伙企業被強制解散的事由;《個人獨資企業法》第26條第了至4項規定了個人獨資企業被強制解散的事由。對本條與《合伙企業法》和《個人獨資企業法》的上述條款的關系,應理解為本條第3項的“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的范圍要大于特別法規定的解散事由中的“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本條第3項的規定具有概括單行法中任意性解散事由和兜底條款的雙重功能。

二、決定或者宣布非法人組織解散的主體

現行法律沒有明確規定決定或者宣布非法人組織解散的主體,對此可以理解為,在任意解散的情形,非法人組織的權力機關或者出資人、設立人均有權決定或者宣布解散非法人組織。在非任意解散的情形下,主管機關可以命令非法人組織解散,人民法院也可以根據主管機關或者利害關系人的申請責令非法人組織解散。因為,本編第三章第一節是針對各種具體法人的統領性規則,而本法第108條規定:“非法人組織除適用本章規定外,參照適用本編第三章第一節的有關規定!北痉ǖ70條第3款規定的“主管機關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雖是對法人解散“清算”的規定,但根據解散與清算的關聯,非法人組織解散后也應進行清算,有權命令或決定的主體當然可以是主管機關或者人民法院。

第一百零七條  非法人組織解散的,應當依法進行清算。

釋義

本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的解散清算。

非法人組織清算,是指其解散事由出現后,在終止其民事主體資格前,要對其各項未了事務和剩余財產進行清理和分配(或者劃轉),最終結束該組織所有的法律關系。經由清算,非法人組織歸于消滅。在清算期間,非法人組織的民事主體資格并不消滅,但其權利能力僅限于清算范圍。

民法上組織體的清算,共有兩種類型:解散清算和破產清算。2006年修訂的《合伙企業法》和2007年6月1日《企業破產法》同步施行前,破產主體的范圍并不包括不具有法人資格的民事主體,所以,非法人組織的清算僅有解散清算一種。但上述兩法自2007年6月1日同步施行后,合伙企業也有可能進行破產清算,其依據是《合伙企業法》第92條的規定:“合伙企業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債權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破產清算申請,也可以要求普通合伙人清償。合伙企業依法被宣告破產的,普通合伙人對合伙企業債務仍應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倍镀髽I破產法》第135條規定:“其他法律規定企業法人以外的組織的清算,屬于破產清算的,參照適用本法規定的程序!鄙鲜鰲l文表明,非法人組織中的合伙企業的解散清算,有可能因為清算過程中發現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轉而適用《企業破產法》的破產清算程序。由于解散清算與破產清算在適用法律和程序上的不同,非法人組織的解散清算,原則上適用企業組織法。有關單行法和本法沒有規定的,可以參照適用公司法律的規定。

第一百零八條  非法人組織除適用本章規定外,參照適用本編第三章第一節的有關規定。

釋義

本條是有關非法人組織法律參照適用的規定。

一、“參照適用”的理由

理解本條有關非法人組織“參照”本法關于法人的“一般規定”的規定,首先,要理清法人與非法人組織的本質區別:法人原則上有獨立的法律人格、獨立的權利能力 、行為能力和獨立的責任能力。而非法人組織欠缺法律人格實質意義上的獨立性,可謂具有“形式人格”。在人格獨立的特征上,既然我國民法規定非法人組織為自然人、法人之外的第三類主體,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享有權利并負擔義務,則表明承認非法人組織具有一定的民事權利能力,在同一范圍內也具有民事行為能力。非法人組織與法人的實質差別僅在于不具有完全的民事責任能力。非法人組織不具有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須由非法人組織的出資人或者設立人對非法人組織的債務承擔無限責任。其次,要明晰非法人組織與法人的共同點,一是兩者均是自然人以外的民事主體,對外從事民事活動的方式和面目基本無異;二是兩者的內部組成和治理結構有很多相似性,較普遍地存在決策、執行、監督三類內設的職能機構。正因為如此,從節約制度成本和立法技術的科學性出;發,本條規定非法人組織在一定范圍內準用本編第三章第一節有關法人的一般規定。

二、“參照適用”的范圍

二是參照適用本法關于非法人組織的規定和各非法人組織單行法沒有規定的事項,二是參照適用的事項不涉及非法人組織與法人的根本屬性的區別性規定(獨立承擔民事義務或者民事責任、破產清算)。但是參照適用時要充分考慮非法人組織的具體情形。因此,關于“參照適用”的具體范圍應基本掌握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關于非法人組織的設立與終止

本法第103條規定了非法人組織設立、登記的原則性規定。而《合伙企業法》第14條、《個人獨資企業法》第8條、《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第8條、《鄉村集體所有制企業條例》第13條都有對各自非法人組織設立條件的規定,上述規定當然適用。對其他形態的非法人組織,依據本條規定并參照本法第58條,可以確定非法人組織應當有自己的名稱、組織機構、固定的活動或經營場所、一定的人員或財產、必要的經費。非法人組織的成立應依法登記,參照本法第59條和第72條,非法人組織登記注冊之日為其成立之日,注銷登記之日為其終止之日。

(二)關于非法人組織的合井與分立

參照本法第67條的規定,非法人組織合并、分立的,除債權人與債務人另有約定外,其權利和義務由合并、分立后的非法人組織享有和承擔,并且應當履行相應的登記于續。

(三)關于設立非法人組織的責任承擔

參照本法第75條的規定,設立人為設立非法人組織從事民事活動,法律后果由設立后的非法人組織承受;非法人組織未設立的,其法律后果由設立人承受;設立人為設立非法人組織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產生的責任,第三人有權選擇請求設立后的非法人組織或者設立人承擔。

(四)關于非法人組織剩余財產的分配

參照本法第72條第2款的規定,,非法人組織經由清算,其財產尚有剩余的,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當依照非法人組織章程的規定或者出資人、設立人的約定或決議或其設立的權力機構的決議處理!逗匣锲髽I法》和《個人獨資企業法》對清算后剩余財產的分配基本上沒有作出規定,原則上應遵照其出資人、設立人的意志處理。